????蜥蜴人特使被群情激奋的德林镇议员揍得鼻青脸肿,一边抱头逃跑还回头诅咒这群“低等无鳞生物”注定要为他们的野蛮行径付出血的代价,直到狂怒的老矮人抄起一把椅子朝他猛掷过来才识趣的闭嘴,仓惶逃出德林镇。

????这富有戏剧性的一幕就在街头上演,不能不引起目睹者的好奇,关于蜥蜴人部落即将对德林镇发动战争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不出一下午就传遍小镇家家户户。恐慌如同瘟疫迅速蔓延,直到夜幕降临,街头仍有乘载金银细软的马车匆匆跑过,逃难的人群牵着牲畜,在镇口排成长龙。

????在蜥蜴人特使到来之前,以丁道尔镇长为首的部分议员原本还怀有侥幸心理,以为交出维斯就能摆脱战争威胁,此刻他们的侥幸心理已经被冷酷的现实碾得粉碎,全都意识到“恶魔之子”科塔尔想要的不只是维斯这个逃亡者,还试图侵犯在座诸位乃至全体镇民的自由与财产,任何尚有一丝尊严的人都无法接受这些蛮横的要求。

????当晚举行的会议上出奇地没有发生任何争吵,全体议员一致赞同弗林特·铁砧和纪尧姆·泰尔提出的主张:为应对随时可能来袭的蜥蜴人匪徒,调集镇上一切人力、物力和财力整军备战,争分夺秒强化防御措施。

????会议结束的当天夜晚,镇公所门前广场的布告栏中贴出丁道尔镇长签署的“非常时期动员令”,要求全体民兵以及全体14岁以上、45岁以下、接受过民兵训练的成年男性前往军营报到,领取武器装备,执行巡逻、侦查、挖掘壕沟等战时任务。妇女们则有义务为前线民兵提供后勤保障,为守护家园尽一份力。

????这份紧急时期出台的“动员令”虽然没有完全禁止镇民外逃,但是对避难者的身份进行了严格限制:包括镇长、议员、法官、军官在内的全体公职人员不得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全体民兵必须留守待命;妇女、老人和儿童可以离家避难,至于身体健全的壮年男子,倘若坚持在这危难关头逃离家园,镇议会有权剥夺其公民资格,依法没收其田产并充公。

????随着动员令的出台,小镇上的气氛变得空前紧张。街头巷尾冷冷清清,偶有行人也多是披甲持矛的民兵。

????新大陆的乡下村镇,遭受盗匪乃至魔物袭击并不是什么稀罕事,若想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中生存繁衍,尚武的民风必不可缺。

????德林镇也不例外。全镇居民大约两千余口,适合服兵役的壮丁约占四分之一,其中绝大多数人在“动员令”颁布的当天——三月二十日——晚上就赶赴军营报到。现役民兵加上“志愿者”,登记在册的总兵力超过五百人。报名参军的热潮持续到三月二十一日上午,这时候赶到军营登记的就不再以青壮男子为主,更多的是鬓发花白的老人以及未满14周岁的少年,其中还不乏女性的身影。

????乔安也出现在军营门前的人流中,在志愿服役者的花名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引来四周好奇的目光。无论就年龄抑或健康状况而言,这个独眼的少年法师都有充分的理由离开风雨飘摇的德林镇——即便没有逃难的需要,也是时候启程前往莱顿港奥术学院求学深造了。然而乔安偏偏选择留下来,选择与故乡的同胞共同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决定。

????乔安觉察到人们望向自己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原本的敬而远之变得更为亲切。他能理解人们看待自己的态度为何发生转变,然而他心里清楚,自己选择留下来服役并非出于人们想象中的高尚情操,主要是受到外公的影响,不想连累外公的英名受损——假使纪尧姆·泰尔先生的外孙临阵脱逃,他老人家又该如何说服别人坚守阵地?

????除此之外,促使乔安选择留守的还有一份不便明言的愧疚感。昨天蜥蜴人特使在议事厅宣读的那份劝降文书,乔安也有所耳闻,其中一条要求“交出谋杀科恩与丘德的凶手”。别人或许不知道所谓的“凶手”究竟指谁,乔安可不能装糊涂。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德林镇当前面临的麻烦跟他脱不开干系。自己闯下的祸,却连累全体镇民替他受过,倘若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溜走,未免太过无耻。

????乔安并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人,但是他也有做人的底线。这条底线就是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即便无法成为受人敬仰的英雄楷模,至少要做到问心无愧。

????乔安很不习惯被人围观,报名过后就打算离开,忽然听见有人呼喊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迪克和罗杰兄弟俩。

????乔安走过去跟全副武装威风凛凛的丁道尔兄弟打了声招呼,仔细一看才发觉兄弟俩都戴上了队长袖标,相当于士官军衔。当然,小镇自建的民兵警备队不属于殖民地正规军序列,军衔也只是一个临时职务。

????“乔安,我和罗杰刚刚被镇议会授予士官军衔,奉命从报名服役的志愿者当中招募人手,组建一支不超过十人的团队,战时集体行动。”迪克观察了一下四周的人群,略显神秘地对乔安说:“还有不少警备队的老兵也得到同样的授权,这会儿都在挑选人手,指望把最强壮的志愿者纳入自己的团队,可惜他们都看走了眼,根本没有意识到你这个看似柔弱的小法师在战场上的作用抵得上一打壮汉!乔安,有没有兴趣加入我和罗杰的团队?”

????乔安想了想,反正所有临时服役的志愿者最终都要被归入某位老兵指挥的小队,在生死攸关的战场上,与其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位陌生的指挥官手中,他宁愿选择曾经并肩作战,无论实力还是人品都值得信赖的丁道尔兄弟,于是爽快地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