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克勤说完之后,拿上自己的呢子大衣,顺手便穿上,然后直接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外面的停车场,上车一路开往城东郊外的军需仓库处。

????话说,由于小鬼子的飞机相当的嚣张,几乎可以在中国领空,随意的飞行。是以一些战略物资的存放安全就成了很大的问题。因为如果你一旦没有伪装好,基本上都会被小鬼子的飞机摧毁殆尽。

????而仗打到了现在,各种看起来不起眼,却实用的小战术等等,也渐渐被发明了出来。城东郊外的军需物资仓库,可不是几个显眼的大房子,大楼那种仓库,而是半地下的,上面再用混凝土浇筑而成,最顶上则是用白灰相间的帆布,左盖一块,右铺一段的,形成不规则的状态。然后在上面又放上一些石头,刷一些油漆之类的。这样从上往下看,尤其这个年头的飞机是没有什么仪器的,全是肉眼,因此就算是从仓库的头上过去,也只会发现是一片石头小山包罢了。而这种石头山包,在川地可以说是到处都是。

????范克勤到了之后给哨卡出示了证件,然后走了进去。没一会的功夫就在,二号仓库的门前,看见了两个正在警戒的黑西装,跟他们确定了王展元此时就在里面后,随即也进入了仓库当中。

????就看这个半地下的仓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顶多也就五百平米的样子,跟后世动则上万,甚至十来万平的仓库真是没法比。克莱德一行人也在里面,随他而来的几个考察员正在看着里面的出入库账本。

????瞧瞧里面可怜的那点物资,乔治副官好像是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正在和王展元感叹着什么,不过此时那个翻译正在帮助几个考察员,核对账本,是以两个人说的话,基本上就是鸡同鸭讲。又叫:驴唇不对马嘴!

????范克勤到了跟前,用英文道:“嗨,乔治,最近过的怎么样?”

????乔治听见了范克勤的夹生英语,显得有点高兴,道:“老兄,我过的很好,知道吗,我刚刚在和王说,你们的仓库里真是空的连小偷都不愿意光顾,而且我能看出来这绝对不是伪装的,而你们的国家在这种条件下打仗,竟然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全面沦陷,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他说的自然也是英文,范克勤主修的虽然是德语,但英文日常的对话倒也能对付,所以听懂了一部分,剩下的看着对方的神情和语气,连猜带蒙的也能弄明白大概,于是回道:“是的,乔治。所以克莱德将军,还有你们就变成了关键。我们会保护好各位的安全的,不好意思,乔治,我想跟王副官单独聊聊。”

????“当然。你们请便。我需要去到外面,抽一支烟,休息一会。”乔治说罢,老美懒散的做派显现了出来,溜溜达达的朝着仓库外面走去。

????范克勤看着王展元,道:“说说,怎么回事?”说话的时候,已经和对方来到了仓库的一边。

????王展元说道:“在一小时前,我正安排克莱德将军他们的安全行程,四级警卫发现,有一个人经过了黄山招待所,而这个小子在昨晚,四级警卫曾经看见过他。”跟着他压低声音接着道:“不过这个人究竟有没有问题,我们还不能确定,我当时听了汇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派人,先将这两个人拿下再说,不过终究是晚了点,三级警卫出门后,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我怕是调虎离山,让我们的力量分散掉,所以没让他们去追踪。然后立刻重新安排了警卫,和到这里的线路,在打电话给安全局外勤总队的兄弟,让他们配合,穿上黑西装,带上墨镜,在别的地方露露面。等都安排好了,我立刻给您打了电话,将这个情况,通知了您。”

????范克勤笑着称赞道:“干得好。”

????安全工作就是这样,在出现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处理事件的顺序可跟其他工作正好相反。一定要先自己立刻做出一翻动作出来,将目标的安全先保证了才行。然后才是给上级汇报。这个顺序可是不能反了。要不然等联络上级,汇报情况,在等上级给你指示,最后你在照着指示安排下去,可能就晚了。是以再出事的时候,你一定要立刻先行处理到你能办到的最佳状态,然后第二步,才是向上级汇报。

????范克勤在半个月的突击特训和讲课当中,曾经就讲过这一点,很显然王展元是往心里去了的。

????范克勤接着说道:“处理的很好,记住了,目标的安全,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第一位的。剩下的事情,在有降低目标安全的可能性时,是可以不用去管的。”说完之后,顿了顿,问道:“那个发现情况的四级警卫呢?”

????王展元道:“我让四级警卫都去周围的高地,自由选择观察点了。所以具体的位置我也不清楚。用卑职让他们过来吗?”

????范克勤摆了摆手,道:“不用,你当时问他们什么情况了吗?我是说具体的情况。前因后果,细节上的。”

????王展元道:“问了,但是不详细,那时候克莱德将军一行人已经开始往黄山招待所外面来了,所以卑职是在动身后,让他们和卑职坐的一辆车子,在行进间,问了问了,但确实不算详细,然后到了这里后,卑职让他们去四周高地,自由选择观察点了。”

????范克勤道:“嗯,很好。没关系,说一说,他们是怎么跟你汇报的?”

????王展元,答道:“这一组是在克莱德没有外出时,正常的两个警备观察点之一,而昨天晚上,五点到七点之间,也是他们的警备观察哨。今天他们在观察的时候,观察员大刘,首先发现了状况,因为黄山招待所,正门左侧前方,斜斜的那条街上,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行为做派倒是跟普通的路人没有什么区别……”

????(62639_494857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