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一道道快速飞驰的身影,逐渐在众人的视线中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许多人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异难看起来。

????原本大家预想中的绝对强者,不要说是琳琅背叛叶林帝国,就算是郑炉叛变也同样能够镇得住的强大角色,根本就没有在前方的那支队伍中。

????而且更让众人感到心底发凉的是,此时来到的这一大批武者,数量上也实在少了一些。二百多人的武者队伍的确不能算少了,可是要用这些人来扭转局面,的确还是单薄了一些,反而大家集合到一起逃命也只是勉强够用。

????琳鹄、江心、伯卡和曾江四个人,几乎下意识的向一起凑了凑,原本在脸庞上的兴奋与开心,此时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与忧虑。

????看到援军来到的一刻,大家首先考虑的是如何解决掉琳琅,再想办法将郑炉解救出来。可是现在众人考虑的是,如何顺利撤走,暂时远离卫城这个是非之地。如果能够解决自身麻烦的同时,又有机会立下不世之功,他们这些人当然愿意,可若是风险实在太高,那么他们只会选择前者。

????众人此刻已经做好准备,先等到那些人来到之后,再一起向外冲杀出去。只不过当来人越来越近,大家看的也越来越清晰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直到这群武者又靠近了一些,大家这才看清了来人的装束。他们每个人都是一袭黑色长袍,在长袍上能够看到细密的翠绿色花纹。

????对于在场这些人来说,眼前这套装束绝不陌生,尤其是贲霄阁的武者,对于黑绿色搭配的服饰,简直再熟悉不过。

????曾江几乎下意识的高声惊呼道:“怎么会,怎么回是祭魂殿的人。帝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派出祭魂殿的武者,他们难道是疯了不成!我们的人呢?大祭师呢?”

????另外几个人此时也是同样的想法,毕竟多年以来,叶林帝都外部的事务,祭魂殿都没有机会插手。结果却偏偏是在这一次,无数年来叶林帝国最严重的一次危机来临之时,帝国竟然派出了祭魂殿的武者。

????众人本来还不死心,在队伍之中寻找着,他们想要看到的当然是祭祀殿或贲霄阁的武者,可是搜寻的结果却是让它们大失所望。队伍可以说干干净净,清一色的黑色长袍绿色花纹。

????“前方是祭魂殿哪一位带队,这里出现了变故,还望大家摒弃前嫌携手抗敌。”

????伯卡几乎未加思索,立刻就开口高声传音说道。他为人最是精明,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会去考虑祭祀殿和祭魂殿间的矛盾,这琳琅所图谋的恐怕是整个新狩郡,所以他所考虑的是,祭魂殿也该放下旧怨,同大家一同联手抗敌。

????在听到伯卡的话后,琳鹄也是马上反应过来,立刻高声喊道:“各位请一定小心,大祭师郑炉被琳琅暗算,此时情况极为糟糕,大家联合在一起杀出去。”

????曾江仔细的看着前方的队伍,很快就从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紧接着琳鹄说道:“是灰刃魂师吧,墨文祭魂师派你前来,是因为帝国已经收到了我们的传讯吧。暂时无法给你详细解释,我们先联手解决掉洪城和新狩郡的武者再说。”

????几个人在高声传音的时候,那些祭魂殿的武者,却是一停不停的飞快前来。眼看着已经来到了战圈附近,灰刃那张僵尸般的脸庞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转头望向琳琅所在的位置。

????“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嘛,想不到还真的让你做到这一步!城外你大可以放心了,跟我来的是霜阁的武者,他们现在估计已经尽数葬身在你布置的阵法中了。”

????话到此处,那叫灰刃的武者,目光转向琳鹄和曾江等人,轻笑间露出了两排森白牙齿。琳鹄等人到此时,那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嘴巴大张着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这么看我来的还真是不巧,似乎打扰几位逃命了。不过我既然已经来到,那你们就不要折腾了,乖乖留下来吧。琳琅他有方法,让你们乖乖服从命令,最重要的是让你们能够保住性命。”

????灰刃淡笑着说道,可是他的话听在众人耳中,却能够感受到一种刺骨的寒意。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下意识的想起,之前琳琅对郑炉下手的一幕,如果真的被对方控制成为傀儡,那么活着还不如死了。

????“你疯了么灰刃!就算祭祀殿与祭魂殿之间存在矛盾,你怎么能够趁这个时候落井下石,你这就是背叛!”江心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因为恐惧声调都拔高了许多。

????旁边几个人,在听到江心的话后,恨不得直接将这个家伙是拍死在当场。从刚刚灰刃来到时候说的那些话,显然与琳琅十分熟悉,甚至他也同意清楚琳琅的计划,这哪里还是因为祭魂殿与祭祀殿有矛盾,灰刃已然背叛了叶林帝国。

????恰在这个时候,琳琅的声音缓缓的传出,那声音之中透出了强大的自信和气势。

????“不要嗦了,灰刃,将这帮杂鱼都清除掉,他们虽然都是小角色,如果真的有消息传回帝国,咱们就有麻烦了。

????帝都那边很快就要乱起来,卫城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我还要抓紧时间去东临郡,最好可以将黑森郡也一并抓在手中,那么日后就可以用天屏山脉为界,从叶林的版图中切下来一大块了。”

????听到琳琅如此一说,灰刃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贪婪之意,兴奋的舔了舔嘴唇,灰刃向后招了招手,说道。

????“弟兄们,荣华富贵就在眼前,大家也不需要客气了,动手吧!”

????跟随灰刃前来的祭魂殿武者,在此刻齐齐高声应和了一声,随即快速的散开,直接将琳鹄等人向东而去的路线彻底封死。再加上力狂的城卫军,以及曾江率领的新狩郡武者,直接将琳鹄、曾江、伯卡和曾江等人和他们手下团团包围在了其中。

????面对眼前的敌人,琳鹄等人一脸的悲愤,伯卡也是恨恨的咬牙,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突然转头朝着曾江望去,伯卡焦急的喊道:“曾江,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有什么手段都用出来吧。我知道你们贲霄阁之中,有着联手献祭血肉,激发最强的铠甲拟兽之法,此时若是再不使用,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听到伯卡如此说,曾江脸庞上的肌肉也在快速抽搐着,他手下的武者当然拥有伯卡所说的手段。经过之前内城一连串的大战,贲霄阁的手段,现在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原本曾江还想要将这个手段保留着,若是琳琅控制了郑炉,自己可以让手下人拼死挡住郑炉,从而给自己创造机会逃出去。

????可是现在情况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曾江知道如果再有所保留,那么自己和手下恐怕就连使用这种拼命手段的机会都没有了。

????把心一横,曾江转头命令道:“一队,二队,三队,四队发动最强拟兽,除了控制拟兽的人外,其他人进行献祭。”

????面对这个命令,四支队伍二十名武者,同时愣在当场。一般情况下贲霄阁牺牲武者来献祭,都会从最弱的队伍之中选择。可是现在的曾江,却是直接命令最强的四支队伍进行献祭,所以一时间手下的武者都愣在当场。

????看到手下人还有所迟疑,曾江心中更是大怒,高声喝道:“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犹豫些什么,今日注定没有多少人能够活着离开,可若是所有人都死在这里,那么卫城的一切真相都将被掩埋,而我们的死亡也注定毫无价值。

????如果你们想要堂堂正正的死去,想要留给家族一个英雄的称号,想要为子孙后代,争取最大的利益,那么现在就不要再有任何犹豫!”

????“嘭,嘭,嘭,嘭……”

????曾江的声音在队伍中传荡着,他的声音才刚刚落下,一道道闷响声便迅速响起。伴随着那一声声的闷响,无数的血雾也跟着从一名名贲霄阁武者的身体中冲出。

????那些血雾在冲出之后,迅速的凝化成一道道血色符文,重新缩回到铠甲之中。随着血色符文的融入,铠甲之中也立刻有着强大的阵法浮现而出。

????紧接着一只只拟兽开始不断的浮现而出,那些拟兽虽然都是妖兽模样,可是所化的模样,却是比一般的妖兽要大了太多。

????当那些拟兽出现的同时,左风身边的三只妖兽,周身气息也同时发生了变化,尤其是雷夜口中的牙齿发出“嘎吱吱”的巨大声响。

????“你们……这是?”

????感受到三只妖兽气息的转变,左风立刻开口问道。

????雷夜目光冷冷的望着那四只拟兽虚影,声色俱厉的说道:“他们为了炼制这铠甲,抓捕了我们无数的同伴,天屏山脉的同伴几乎大部分都丧生在他们的手中。

????你看到他们铠甲凝出的虚影,那每一道都是由十几个同伴的全部血脉,才能够凝化出来的,这仇我天屏山绝不会忘记,我雷夜也绝不会忘记。”

????听到雷夜如此一说,左风的脸色也骤然一变,他完全没有想到,贲霄阁研究出的每一套铠甲,竟然会对妖兽一族造成如此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