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军代表也搞清楚,乌正霆中校代表着最高议会的意志,在如何处理灵山市地底智慧生命的问题上,不容他们个人的情感好恶来左右。

????“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具体该怎么做?”驻军代表沉声问道。

????“首先,还是要找到所谓的‘鼠族文明’,搞清楚他们的进化方式和社会形态。”

????乌正霆中校道,“老鼠可以说是整个地球上分布最广和生存能力最强的哺乳动物,虽然灵山市地底的鼠族进化变异,存在一定的偶然性,但在广袤无垠的世界里,无数的偶然性又会导致必然的结局。

????“灵山市一城一地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必须通过对灵山市地底所谓‘鼠族文明’的研究,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模式,去引导,控制,封锁甚至扼杀他们,不但要解决灵山市的问题,还要能解决全球各地的鼠患。

????“在这方面,这头代号‘国师’的犬妖,已经帮我们做了不少工作,我们只要顺着它的思路继续做下去就好了,当然,前提是先找到鼠族的巢穴——长牙王国,夜光城。

????“其次,如果说鼠族暂时还不算致命威胁,甚至有一定的合作可能性的话,那么天人实验室制造出来的蛇魔和虫潮,绝对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虽然‘国师’率领着鼠族大军,已经捣毁了天人实验室,但它也说了,实验室里的细菌、病毒和基因种子极有可能泄露出去,包括那头最狡猾的蛇妖,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倘若蛇魔仍旧活着,重新掌控了数量更多百倍的野生变异虫豸呢?纵然我们能调来钢铁洪流,将涌出地面的虫潮统统碾压,灵山市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也将毁于一旦。

????“所以,深入地底的任务不能停止,直到我们找到蛇魔的尸体,并消灭地底世界的每一头变异虫豸,对所有培养变异虫豸的菌毯和腐殖质,进行全面消毒为止!

????“最后,也是最重要一件事,我们还要在地底找一个人。”

????“一个人?”

????会议室里的众人都微微一怔,俞会长和楚歌,穆处长和关山重,云从虎和几名驻军代表吗,全都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乌正霆中校按下遥控器,开始播放一段新的视频。

????还是国师的审讯记录,这一次,却是镜头外伸进来一双手,拿了一些照片给它看。

????画外音问道:“看看这些照片,仔细回忆一下,你在秘密实验室里,有没有见过上面的人?”

????乌正霆中校解释道:“这些照片上的人,都是过去几十年间,全球生物技术,基因改造技术和病毒学界知名的专家——当然是心术不正,背叛联盟,投靠各个邪恶势力,遭到全球通缉的那种‘邪恶科学家’。

????“基因编辑工作,不是小孩子搭积木,不可能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胜任,因此,我们强烈怀疑灵山市地底的天人实验室,肯定有一位高手坐镇。”

????视频里,国师眯起眼睛,一张张照片看过去。

????因为这些照片,都是邪恶科学家们早年拍摄,而且他们遭到全球通缉之后,保不齐都会改头换面,因此,国师看了半天,都没看出个所以然。

????忽然,它的目光凝固,爪子搭住了一张照片。

????“这个人,我见过。”国师说。

????“你确定是他?”画外音道。

????“确定。”

????国师道,“实验室里的研究员们,大多穿着无菌服,佩戴着口罩和过滤面罩,一般很难见到他们的真面目,但这个人的眼睛既有特色,左眼球是青色的,右眼球是紫色的,一看就忘不了。”

????“好的,那你知道他在实验室里的地位吗,别的研究员都怎么称呼他?”画外音问道。

????“他的地位应该很高,因为很多项目都是由他亲自主持,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别人都叫他‘博士’。”国师道

????“那么,这位‘博士’死于蛇魔和虫潮对实验室的反噬了么?”画外音继续问。

????“我不知道,我见到了很多研究员被变异虫豸撕裂了口罩和无菌服,活活啃噬成一具具白惨惨的骨头架子,但其中并不包括‘博士’。”

????国师想了想,道,“对了,在蛇魔发起反噬之前的几天,有一次,我听到‘博士’在实验室里大发雷霆,抱怨说他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毫无进展,他必须深入更深层的地底,去地底岩浆旁边寻找一种特殊的耐热菌,‘博士’说,这种耐热菌将成为他开启全新生命之门的金钥匙。

????“后来几天,就一直没见过‘博士’,甚至连一项应该由他亲自主持的测试,都是他的助手来负责,直到实验室被蛇魔吞噬。”

????画外音道:“就是说,当蛇魔统御着虫潮吞噬天人实验室的时候,这位‘博士’极有可能还在更深层的地底采集耐热菌,从而侥幸逃过一劫?”

????国师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将自己看到的一切说出来而已。”

????画面定格。

????那张“博士”的照片被放大数倍,呈现在会议室里众人的面前。

????照片上是一个非常英俊的中年男子,金发碧眼,高眉深目,体格强健,如果事先不知道他是一名科学家的话,简直会把他当成电影明星或者运动员。

????最引人注目的,是此君的右眼。

????他的左眼是白种人常见的碧绿色,右眼却在碧绿的底色中,增加了很多紫色的波纹,像是一枚璀璨的宝石,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卢卡斯?胡梅尔斯,在圈子里号称‘病毒博士’,是几十年前就遭到全球通缉的老一辈邪恶科学家,不过,他已经销声匿迹十几年,曾有确切消息说他死于一次病毒泄露事故,对他的通缉也早就封存归档,你们不知道这个人,亦不奇怪。”

????乌正霆中校冷冷道,“不过,这位‘病毒博士’的可怕程度,绝对是最高级数的,老实说,我宁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天人组织的一百名觉醒者,也不愿意面对‘病毒博士’。”

????众人都知道乌正霆中校是何等心狠手辣,心志坚毅如铁的人物。

????连他对这位疑似天人实验室主持者的“病毒博士”,都有这么高的评价,此君的可怕程度,可见一斑。

????“二十一世纪是基因科学的世纪,特别是随着灾厄纪元的降临,各国秩序濒临崩溃,人类文明遭遇生死存亡的重大危机,无数生物学家和基因病毒学家更是呕心沥血甚至不择手段,要用自己的方法,带领整个文明度过难关。”

????乌正霆中校道,“面临亡族灭种的危机,任何禁忌都烟消云散,所有封印都被打开,再稀奇古怪甚至悖逆人伦的方法都有人尝试,‘病毒博士’卢卡斯?胡梅尔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十七岁就从普渡大学毕业,二十一岁时就因为两项惊世骇俗的研究成果,获得基因科学界的最高荣誉,成为瓦赫宁根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二十四岁时,他就发明了一种新型的‘基因剪刀’,能帮助别的科学家随心所欲对人体基因进行剪切、插入、转移和粘贴,对全人类的生命科学研究,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总之,这位‘病毒博士’卢卡斯?胡梅尔斯,就是最典型的天才,能以一己之力推动整个学科向前跨越百年的那种人物,倘若他没有走错最后一步,极有可能得到至高无上的荣誉,名垂青史。

????“很可惜,灾厄纪元的降临,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无数人死去,无数人在黑暗中苦苦挣扎,亦有无数人在痛定思痛,极度绝望之后,选择了放弃所有的理念,准则和道德,堕落成了魔鬼,其中,就包括‘病毒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