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距离凌天宗尚远,叶天根据树木的茂盛与稀疏辨了辨方向,旋即一路狂奔。他不知四位叶家守护可以支撑多久,却明白这每一刻每一息都是他们用鲜血甚至性命换来的,容不得半点耽误。

????他五步一吸气,五步一呼气,速度倒也不慢,一里路程下来只用了数息工夫。

????他不敢有所停留,那些头戴鬼头面具之人修为颇高,一旦叶无缺他们抵挡不住,自己唯有死路一条!

????“岩山镇!”

????叶无缺长啸一声,双手举过头顶,登时凭空落下一块高达十余丈的巨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些头戴鬼头面具的修士镇压!

????巨大的压力瞬间笼罩全身,除了那四位结丹初期的修士还在苦苦支撑,其余人等在这一招之下已然粉身碎骨!

????或许体内灵气所剩无几,又或者燃血化元丹的药效渐行渐远,叶无缺陡然喷出一口血来,身子颤抖之间,气息似乎有些萎靡不振。

????“哈哈,他已是强弩之末,我们一起上!”

????四位结丹初期的修士狞笑一声,各自施展出自己最强一击,五光十色的法宝和功法顿时将那块儿巨石生生打破,已然挣脱开来!

????他们正欲出言讥讽几句,却陡然发现叶无缺不知何时绕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后,手起刀落,直接收割了一条性命。

????玄铁重剑之上血迹未干,叶无缺却是手不停歇,一个纵身又朝第二人杀去,目标仍是对方要害。

????对方似乎早有防范,叶无缺一着不慎扑了个空,同时也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攻击范围之内,瞬间被一团巨大的火球命中!

????待烟雾渐渐散去,三位结丹初期的修士面色一沉,这个家伙居然毫发无损!

????叶无缺此时看起来并无大碍,不过他自己清楚燃血化元丹的药效已经快到了,一旦自己跌落至结丹初期修为,这场战斗也就功败垂成了。

????不行,他决不能轻言放弃!

????叶天逃出不过半刻钟,自己一定要为其争取足够多的时间,哪怕只多一息叶天活下去的可能性也大一分。

????叶无缺正欲举刀再斩,却听得“轰”的一声,强烈的冲击力直接把他震飞十来丈之远,他的身体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划痕,观其面色惨白,已经近乎虚弱。

????“我呸,本座还当是哪里来的援兵,原来是你小子!”一位身材魁梧之人脸色铁青地盯着叶无缺。

????“此人交给我来对付,尔等去追杀叶天,谅他也跑不了多远。若是失败了就等着抹脖子吧!”随后髯虬大汉大手一挥道。

????“我等遵命!”三位结丹初期的修士暗自松了一口气,一个箭步激射而去,那叶天目前仅有炼气期六重修为,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找死!”

????叶无缺一声暴喝,连忙催动体内的灵气,旋即伸出双手,从四面八方形成一股强大的拉扯之力,想要将那三人抓回来,却被一道虹光再次打倒。

????“你的对手是本座。”髯虬大汉的眼神中冰冷之色涌现。

????“你不是被他们施展了定身封魂吗?”察觉到对方排山倒海般的灵气波动,叶无缺面露凝色。

????“区区结丹期符,能奈我何?不过那三个老家伙真是难缠,在紧要关头还来了个同归于尽之法,可惜了本座那几位好弟兄!若非本座修为略胜一筹,此时恐怕命已休矣!”髯虬大汉的脸色狰狞恐怖,似乎早已将对方当成了死人。

????“叶家的列祖列宗在上,我叶无缺无能,不能守护叶家最后的嫡系血脉了。”穷途末路的叶无缺喃喃自语地站起身来,他挨了对方不过两招就感觉浑身跟散架了一般,孰胜孰败,一目了然。

????“老贼,纳命来!”叶无缺拼命似的疾驰而去,还未到髯虬大汉跟前,就被对方一把掐住了脖颈,顿时喘不上气来。

????紧接着,他的面容骤然衰老了数十岁,发须斑白,一道道皱纹爬上了脸庞,就连体内的灵气也完全枯竭!

????他心中大恨,燃血化元丹的药效若是再长久一些就好了。他不禁想起了叶家的灭亡,想起了自己从蹒跚学步到修为有成,记忆犹如潮水一般,一幕幕地在脑海中闪现。

????“桀桀桀,到此为止了,去死吧!”髯虬大汉眼见对方年衰岁暮,修为也陡然跌落至结丹初期修为,这前因后果倒也猜了个大概。于是,他发出了肆无忌惮的狂笑声,然后一用力,生生地扭断了叶无缺的脖颈。

????在一条羊肠小道上,一道身影正在不顾一切地逃亡,其速度足以令凡夫俗子瞠目结舌。此刻他距离村落已有上百里之遥,他右脚的靴子已经磨损了大半。叶天不敢有丝毫停歇,直到前面出现了三位头戴鬼头面具的修士挡住了去路,他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

????“哼,任你跑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

????三位结丹初期修为的强者将其前后包围,手中不断变幻手诀,随后形成了一道三尺大小的旋涡,化为了成千上百的巨大风刃向叶天呼啸而去!

????叶天不过炼气期六重修为,对方的修为远在他之上。坦白说,他连对方的身形都不曾看清,就被一团又一团泛着青光的风刃命中了。先前还有几位叶家修士保护,此次叶天孑然一身,可谓是危在旦夕。

????“哈哈哈,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将这小子除掉了,待我将其头颅割下好回去交差。”头戴鬼头面具的修士颇为欣喜,有说有笑地就来到叶天跟前,冲其比划了一二。

????“去死吧!”

????只见一道身影骤然起身,手持泛着寒光的青诀冲云剑,“噗哧”一声没入了对方的胸膛之中。

????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面具之下则是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到死都未曾想通,叶天是如何扛住旋风斩的攻击,又是如何破开自己的护体防御的!

????“不可能,他不过区区炼气期六重修为,怎么会有如此实力?”

????另外两位杀手惊叹了许久才清醒过来,旋即毫不掩饰地浮现出一抹贪婪之色,难不成是上品法宝?这臭小子哪里这么多狗屎运,就连此等珍稀之物都有。他们如痴如醉地瞥向叶天,仿佛盯上了一座藏宝库。

????数息之后,二人的目光停留在叶天手中那柄青诀冲云剑上,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上面所散发的灵气波动也只强不弱,定然不会有错,多半是令人梦寐以求的上品法宝!

????他们咽了口唾沫,又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发大财了,仅此一物就足够他们二人快活逍遥百八十年了!快,必须要尽快动手,否则一旦首领到来,莫说是吃肉,他们就连喝汤都赶不上一口热乎的!

????叶天的目光闪烁不定,仅凭他当前的修为还无法随意操作青诀冲云剑和储物袋里的蚀骨灵蚁,眼前情况相当危急!

????就在叶天心间急转之时,那两位头戴鬼头面具的修士已经纵身袭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天的镇岳龟山图骤然形成了一道防护罩,及时为他挡住了致命一击。

????“哈哈哈哈,你小子还真是福大命大,居然活到现在,你那些同族都在黄泉之下等着你呢!”髯虬大汉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将一颗头颅准确无误地抛到了叶天脚下,不是叶无缺又是谁?

????“我叶天存活一日,誓将尔等赶尽杀绝,以告祭我叶家子弟在天之灵!”叶天难免触景生情,满腔的怒火一时无处宣泄,登时怒目圆睁,眸子里充满了暴戾之色,令人望而生畏。

????“哼,真是大言不惭,有什么遗言还是去给阎王爷说吧!泰山压顶!”

????髯虬大汉冷笑一声,不再藏私,上来就是跃空而起,五尺长短的双刀陡然变大了上百倍,足有上万斤之重,饶是寻常结丹期修为的强者也有死无生,何况此时的叶天?

????叶天恍若身处惊涛骇浪之中,若非有镇岳龟山图护体,此时怕是早已烟消云散了。然而,他当前修为低下,充其量只能发挥镇岳龟山图五成的威能!结丹中期的修士实在不可小觑,仅为抵挡此一击,叶天只觉得体内的灵气几乎被抽干了!

????髯虬大汉犹如五雷轰顶,对方不过是炼气期六重修为,怎么可能在自己的攻击下安然无恙?他直勾勾地盯着叶天,想要看出一些破绽,却怎么也抓不住要领。

????很快,他就被叶天身上的镇岳龟山图以及手中的青诀冲云剑所吸引,不觉有些热血沸腾,观其威能,好像是上品法宝,而且还是两件,真是天助我也!

????上品法宝自然是稀罕物件,髯虬大汉修炼至多年都不曾拥有一件!只要杀了叶天,不但可以得到两件上品法宝,南宫世家那位大人还会有诸多赏赐,何乐而不为?尤其他观察到叶天体内的灵气所剩无几,更是心花怒放!

????髯虬大汉一鼓作气,正欲杀之后快,却陡然发现叶天消失不见了!

????他暗自吃惊,忙不迭地环视四面八方,那些微不足道的隐身之法怎么会逃得过自己的神识?

????不过数息,髯虬大汉茫然若失地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你说这好端端的大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

????莫非是高等的隐身符?

????还是瞬息千里的传送阵法?

????不对,这二者有些说不通。那小子若是有此等底牌打一开始就可以逃之夭夭,为何要等到现在?

????髯虬大汉登时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很快,他的狐疑就被恐惧所取代,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

????此次任务失败!

????南宫世家那位大人千叮咛万嘱咐要取叶天的项上人头,结果那小子两次三番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跑了!髯虬大汉吓得后退了几步,面色也是惨白之极。

????“混蛋,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他!这里找不着,范围就扩大到千里之外!”

????髯虬大汉怒不可遏,声音之响亮,更是轰隆不绝。他挥舞着双刀,气急败坏地施展了数道强大的法诀,险些将仅存的两位手下一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