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老亲自登门,只是想给朱家人一个解释,昨天晚上的事情与朱家无关,甚至毛家人应该感激朱家。

????朱老亲自登门解释,按说毛家的上上下下应该给些面子,或者就算是心里头不相信,表面上也该客气一些。

????可恰恰相反,这朱家的一干人等毫不给面子,毛华锋当场反抗,冷笑了一声道:“朱爷爷,有些话我这个做小辈的说,可能不太妥当,但事实却是,我们三兄弟险些在你们朱家名下的酒吧里遇害,关键的时候的确是你们朱家的少家主带着人把我们兄弟三个给救了,几乎就是命悬一线间。”

????毛华武接着道:“哼,事情哪有这么巧的,我们前脚刚要遇害,他林昆就带着人赶过来了,明显是提前安排好的!”

????毛华安道:“朱爷爷,你们朱家的少家主这么安排,无非就是想让我们毛家感激,对你们朱家留一线生机,可情义归情义,如果没有这件事,或许我们毛家还会考虑,可你们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还亲自来我们毛家,你们朱家就是这么做事的么?”

????啪!

????毛老爷子气呼呼地走过来,一巴掌打在了毛华安的脸上,“混账,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么,道歉!”

????“爷爷,我……”

????毛华安觉得自己心中委屈,一脸的不情愿。

????“对长辈这么说话,我以前教你的那些道理,都被狗吃了么?”毛老爷子瞪大了眼睛。

????“对,对不起……”毛华安咬了咬牙,“朱爷爷……”

????朱老笑着拉了毛老爷子一下,“行了,毛兄,孩子们都年轻嘛,不过他们说的也确实符合逻辑,如果那暗中的人是我们朱家安排的……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今天来没有别的目的,商界上的争斗过后,接下来应该就是政界了吧,毛兄……”

????“炳山你说。”

????“我是这么想的,我们两家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次斗争的机会,我们就彻底把它解决掉,不管结局是谁赢谁输,往后的二十年甚至三十年里,我希望我们彼此能够和平发展,另外毛家过去一直站在四大家族的首脑位置,这天底下就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如果我们朱家或者其他家族有幸取代毛家的位置,希望毛兄你不要太记恨此事。”

????“记恨?”

????毛老爷子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他的目光陡然间变得炙热看着朱老,哈哈笑道:“炳山啊,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如今这局势难道还不够明显么,不过你放心,毕竟我们老一辈的交情在,不会赶尽杀绝的。”

????毛家其他的小辈嘴上不说,但也都在心里议论了起来,看向朱老的目光,鄙夷之色愈发强烈了。

????朱老笑着说:“那好吧,毛兄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既然你们也是在召开家庭会议,那我也就不打扰了。”

????朱老离开了毛家大院,这一次毛老爷子更过分,连唐兆年都没有出去送,而是安排了一个普通的手下出去。

????朱老似乎也并不在意,提着个鸟笼子走了,可就在刚要走出院子门口的时候,这时手里鸟笼里的八哥说起了话:“尔等都是渣渣,渣渣……”

????院子里的所有人顿时一愣,朱老的老脸也是一红,赶紧提着这个小东西离开……

????毛家的院子里,一干人看向毛老爷子,也不用这些人说话,毛老爷子哼笑了一声说:“朱家这已经是黔驴技穷了,朱炳山腆着一张脸跑到我们家,还口口声声大言不惭,这或许就是朱家的上限了吧。”

????毛家的一个人等道:“这次绝对不能给朱家留机会,不然就是养虎为患。”

????“对,彻底把朱家赶出燕京!”

????“让他们永远也翻不了身!”

????“有朱家在,我们毛家人晚上睡觉永远也不踏实。”

????……

????毛老爷子胸中长舒一口气,示意众人安静,“已经到了这个局面,我们一鼓作气,接下来我只给你们一周的时间,我要看到朱家的商界彻底崩溃瓦解。”

????众人纷纷响应,激昂的情绪回荡在燕京皇城的上空。

????此刻朱老还没有离去太远,听到身后的欢呼声,嘴角微微一笑,有道是乐极生悲,做人不能太高调。

????跟在朱老身后的管家,见朱老如此模样,心中也是冷笑,都说掉了毛的凤凰不如鸡,这朱老以前是个人物,可现在也是穷途末路,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让他们朱家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毛家,报应终于来了吧?

????朱老回到家,林昆已经在他的小院子里等着了,朱老推开了院门,林昆马上站了起来,“爷爷,怎么样了?”

????朱老笑着摇摇头,“我太了解毛久伍那老家伙了,不过这个门该登还是要登的,免得时候说我不仁不义。”

????林昆道:“毛家依旧觉得他们赢定了?”

????朱老笑着说:“就现在的这种局面,是谁都会以为毛家赢定了。”

????林昆道:“爷爷,如果我们朱家真的反败为胜,你会为毛家留一线生机么?”

????朱老坐下来,林昆给朱老倒上一杯茶,朱老喝了一口茶,鸟笼已经被老管家给接过去了,笑着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他毛久伍不明白这个道理,我却是明白,如今我们朱家是弱的一方,说什么都毫无底气和效果,可真当我们将毛家给踩在脚下,到时候我们朱家再发号施令,他毛家只有感激的份儿,但是昆子你记住,不论到什么时候,都应当以团结为主,真正的团结才是真正的和平。”

????毛老爷子的小院……

????一干子嗣散去之后,唯独留下了毛华俊,毛华俊二十六岁,生得是一表人才,身上隐隐有毛老爷子年轻时候的风范,年纪虽然不大,但处世条理清晰见解不同,并且敢于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发表出来。

????一个人的性格,往往决定这个人未来可以走多远,从毛华俊的身上,毛老爷子看到了太多的东西,按照正常的家规传统而言,这毛家未来的家主之位,是要从毛老爷子的几个儿子当中选拔一个的,可如今有朱家破了先例,从孙子当中选择一个,所以毛老爷子也将更多的重心偏向毛华俊。

????“小俊,你觉得未来我们该如何对待朱家?”毛老爷子笑着说,喝着极好的武夷山大红袍。“赶尽杀绝太残忍,可这天底下的王道,哪一个不是从残忍当中取得的,如果对敌人不够残忍,那便是对自己的残忍。”毛华俊侃侃而谈,信心十足……